怀旧音乐专栏:纪念吴莺音可歌的不见了

作者:dmg888大满贯   来源:http://www.dyhongfuyuan.com    栏目: 大满贯dmg网站登录    日期:2019-05-16

  (文/Sean)吴莺音的死讯从不认识她的朋友口中传来,显得陌生与事不关己,这并不难理解。二十出头的族群,都包裹在那些闪亮反光的舞蹈和节奏里,哪会认得什么吴莺音?可偏偏吴莺音这个名字延伸出无数的链接,像触角一样伸向任何人都可能知道的区域。从《明月千里寄相思》她与徐小凤链接在一起,《我有一段情》与蔡琴挂钩,甚至《我想忘了你》都有张信哲的《挚爱》做注解。明明是四五十年代的歌后,偏偏她的歌从七十年代到现在,一直都没断过。

  这位字正腔圆的鼻音天后,一直以来被并举为旧上海七大红星,同周璇、姚莉、李香兰等人齐名。其实成名于1949年的吴莺音,已经是旧上海百乐门音乐承上启下最重要的一环。在吴莺音崛起的年代,上海的流行音乐面临战争已经南迁以及崩坏。吴莺音的《我想忘了你》一出,加入六大歌星的市场战局,不得不说是旧上海音乐辉煌在内地的最后光华。其后吴莺音发行的《我有一段情》、《是梦是真》、《江南之夜》都成为脍炙人口的名曲。她和陈蝶衣的合作也将一代词神的上海和香港生涯连接起来。

  嗓音清亮的吴莺音风靡大江南北,却因为歌曲题材并未及时扩展自己在内陆的名望。但在上海、台北、香港这些城市,她的大批拥趸大量购买她的唱片,从而将这些歌曲传承下来。她的第一位艺人传承者,可以说是在60年代中外驰名的潘迪华——没错,就是那位反复在王家卫电影里出现的上海传奇。同样来自上海的潘迪华被誉为“旅行歌手”,精通多样语言。在她事业的高峰期,她大量改编国语流行曲和世界各地名曲。潘迪华足迹遍布全球各地,这些改编歌曲随即跟随她流传各地。吴莺音的名曲《是梦是真》被潘迪华改编为英文,另名“I want you”,将含蓄之美轻松改为直白的西洋风格。

  与吴莺音的清正相比,潘迪华自有娇媚,也一样有吴侬软语的腔调。不过鼻音歌后随后受到的礼遇,却来自两位低音歌后。先成名的徐小凤最早虽凭借歌唱比赛出道,早期演唱的却是“卖汤圆”、“卖馄饨”这样的唱卖心声。在永恒和新力唱片的循序渐进下,徐小凤开始累积大量国语流行曲拓展自己的事业。在1988年,徐小凤在内地最为著名的翻唱作《明月千里寄相思》被收录在翻唱专辑《别亦难》中问世。在这首吴莺音并不很喜欢的作品里,徐小凤独有的醇厚嗓音没有复制原唱的清远高亮,从低沉中见荒凉,以幽思气氛传唱一时,也靠这首歌曲奠定自己在内地的知名度。一时间听众但知有徐小凤,忘记了吴莺音。

  在徐小凤的最后一张录音室的大碟里,她又特别拣选吴莺音的《我有一段情》录制。不过这个版本,就没有蔡琴的演绎那样广为流传。蔡琴出道时在海山唱片用民歌腔调演唱国语流行曲开启自己的事业之门。她最早演唱的《我有一段情》收录在海山发行《蓝色的梦》专辑之中。这首歌初期反响平平,却在九十年代蔡琴成为发烧市场宠儿后引起听众注意。这首歌曲伴随着蔡琴从身在EMI的低潮时期一直到后来以音乐剧重新翻红,不断被人提起。这首歌委婉含蓄,并非大热之选,在蔡琴不断演绎和推广下,也逐渐为人接受。最为传奇的一幕,当然还数新世纪某年上海举办的迎新演唱上,主办方用心邀请吴莺音与蔡琴两代歌女同场演绎《我有一段情》。蔡琴低回,吴莺音婉约,又将这首歌配以传奇画面,成就佳话。

  细数当初叱咤上海的七大红星,周璇病逝,姚莉于兄长去世之后一心幕后,担任百代唱片总监却不再唱歌,白光、白虹、龚秋霞先后隐退,李香兰返回日本从政,唯有吴莺音步履不停,上世纪九十年代还受邀与内地发行唱片,新世纪也举办巡演和担任演出嘉宾。吴莺音阖上双眼的刹那,仿佛是类如画外音的宣告旧上海的一代传奇真正落下帷幕。传唱七大红星活跃时留下的段段名曲,似乎也成了眼下成人音乐消费市场才能听到的声音。常常有人感叹说中国的华语流行音乐离世界很远,实际在某个年代,它也曾经是世界的骄傲。在越来越低龄化的音乐消费市场,这样的传奇真的还能继续吗?

上一篇:吴莺音:“鼻音歌后”的“莺音”燕语       下一篇:史前文明真的存在过吗?他们哪去了?科学家提